杏会邳州|马金莲:邳州行记 _名家话邳州_邳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_http://www.jspzwy.com
 
  邳州人文
  邳州史话
  历史名人
  民间传说
  文化遗产
  名家话邳州
 
喜讯:邳州画家颜培华作品入选江苏省国
热映电影《桂香街》导演是咱邳州人!曾
关于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摄影书
你准备好了吗?邳州市“践行‘三新’
关于举办“阔步新时代 唱响中国梦”庆
公示 | “银杏湖杯邳州美摄影大赛”
  您当前位置:邳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名家话邳州
杏会邳州|马金莲:邳州行记

发布时间:2019-4-28  新闻类别:名家话邳州 点击次数:107

  马金莲 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中篇小说《长河》获2013年度中篇小说评选第一名,被誉为当代《呼兰河传》。出版有中短篇小说作品集《父亲的雪》、《碎媳妇》。长篇小说《马兰花开》获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2018年8月,凭借短篇小说《1987年的浆水和酸菜》获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

  邳州行记

  马金莲

  1

  赶赴邳州参加“第六届中国(邳州)银杏节暨第二届国际银杏峰会”之前,对于邳州我并没多少了解,为此在临行前夜专门就这方面进行了脑补。

  邳州,古称邳国、徐国、东徐州,位于江苏、山东交界处,东边泗水环绕,怀中拥抱艾山,横贯祖国南北的大运河途径邳州而过,是一块承载着数千年文明史的厚重之地,是中国银杏之乡、中国书法之乡、中国民间绘画之乡、中国大蒜之乡……

  回味着这样的信息,我心里禁不住向往,那是一片怎样的土地,我的眼睛将会看到怎样的风景,这一趟行程究竟会有什么样的收获?

  初到邳州,进入市区的路途中,渐渐地一抹黄色出现在视野里,近了,更近了,一点点地多起来,稠密起来,映着傍晚缓缓落下的暮色去看,这些黄从初看略显单调,到细看发现色调层次丰富,淡黄,明黄,浅黄,深黄,很多的黄交织在一起,层层叠叠的,每一片黄、每一树黄都有着自己的特色,总体的感觉是这样的颜色好干净啊,给人明亮灿烂、温暖爽净的舒服感。

  其实银杏树我并不陌生,早在2014年在北京鲁迅文学院上高研班时,现代文学馆的院子里就长着几株银杏树,印象里这种树木很干净,从躯干到枝梢到叶片再到一枚枚小小的青果子,整个从春到夏的成长过程都给人十分清爽整洁的感觉,我和同学们喜欢饭后在银杏树下散步,绕着树一圈圈走,这种树本身洁净,就连树的周围也很少有虫子、尘埃之类飞扬。

  可惜时光不允许我们在北京等到银杏果成熟的时候,本来我深以为憾,没想来到邳州便一头扎进了银杏的海洋,这对于从小在西北干旱之地长大只熟悉榆树杨树杏树的我来说,倍感新奇惊诧,作为中国众多县级市之一的邳州,将世界上最珍贵树种之一的银杏保存并且推广种植出了这样壮丽的风景,这手笔之大,令人不由得叹服。

  2

  我们去拜访一棵树中之王。随着脚步走近白马寺,心也跟着肃静,不敢大步走,不敢高声言语,怕惊扰了俗世之外的这一份宁静。白马寺的院里长着一棵老银杏树,据说是北魏正光年间种植的,时光的脚步走到今天,它已经是经历过1500多年历史的古老银杏,被中国林业学会评为“全国十大最美古银杏树”之一。

  1500多年,我慢慢在树下走动,心里回味着这串数字,中华民族文明史不过五千年,这棵银杏树真是古老中华文明和华夏民族发展历史的见证啊。它经历了多少风雨,见证了这片土地上多少的风雨变幻,记载下多少黎民百姓的悲欢离合,抚慰过多少人间的风雨苦难!

  它一定看到过一代名相张良在圯桥为黄石公三取其履的身影;也曾目睹过屯土山关公约三事的剪影;更铭记了邳州英雄儿女宋绮云、徐林侠夫妇播撒革命火种的感人事迹,还有共和国革命史上年纪最小的烈士“小萝卜头”宋振中的故事;同样铭记了邳州儿女在抗击日寇的禹王山阻击战中的大义凛然和流血牺牲,他们配合、支援滇军牢牢守住禹王山阵地寸步不让,以感天动地的可歌可泣的悲壮精神为中华民族的抗日历史增添了一抹壮丽。

  它是当之无愧的树王,是从岁月的风风雨雨中保存下来的活史册。

  目光远望,内心不自禁地宁静如一泓清水,高处,寺院大雄宝殿的檐角有风铃在风里轻轻摇曳,敲出一串或者一声峥然,风疾时像万马疾驰金戈相击,风清时像一声清脆的喟叹;低处,满地鲜艳的黄叶,正在一层一层叠加,像一种庄严的祭奠仪式,更像一场灿烂的盛会。

  一墙之隔,寺院矮墙外,是万丈红尘,而这里是晨钟暮鼓,这棵见证过历史脚步的古老银杏树,也一定聆听过无数尘世善男信女的心事,铭记过青灯古佛下苦苦清修的一代代僧侣的庄重面影。

  千年古树,就这样一轮轮守护着这方水土和这片土地上勤劳善良的邳州百姓,冬去春来,世世代代。

  3

  “世界银杏看中国,中国银杏看邳州”,随着脚步在这片土地上慢慢走过,目光深情地看,心灵深深地感受,我越来越认可这句话,它一点都不夸张,若说是中国著名的“银杏之乡”,邳州当之无愧。

  关于银杏的景致,有几处是需要放大了慢慢去咀嚼和铭记的。

  比如世界银杏博览馆。外形上,这座颇具汉风古韵风格的建筑,给人气势恢宏之感,拾阶而上随人流走入,触目都是银杏。

  展览从银杏古老的生长历史讲起。银杏最早出现在三亿多年前的石炭纪,曾广泛分布在世界各地,大约二百万年前的第四纪冰川运动中大多数动植物灭绝,银杏只在中国少数地区存活下来。现今在我国的银杏分布中,除浙江天目山、湖北大洪山、神农架、云南腾冲等偏僻山区有少量野生,其余地方的银杏大多是人工培育的,其中邳州规模尤大。邳州种植银杏历史悠久,经过邳州政府引导和邳州百姓大力支持,现在邳州的银杏种植已经蔚然成风,拥有百年以上老银杏树四千多株。

  脚步移动,目光和大脑在享受一场关于银杏史料的科普盛宴。我们生存的星球洪荒演变,人类文明的脚步一刻不停,而银杏,像最忠实的伙伴,一路陪伴着人类从古走到今,它见证和记载了人类繁衍生息的前世今生。

  银杏是价值极高的树种,其中药用价值和观赏价值令人赞叹,种植银杏可以改善生态,美化环境,同时带动一方发展,增加百姓收入,可以说银杏全身都是宝,木材、果实、叶子,不管是比较粗糙的初级产品,还是经过深度开发、加工,提高了附加值的相关产品,经济效益都十分可观。像邳州这样成规模的种植和开发,正在为本地经济收入开拓新道路,银杏产业正在成长为邳州的地方支柱产业。

  流连在博物馆各个展区之间,听着讲解员饱含深情的讲解,让人有种顿时眼界大开的欣喜,为了一种树木,为了一片叶子,建了一座馆,而且是全球最大的银杏博物馆,这在全国少见。

  位于富铁镇姚庄村的银杏时光隧道也是一处十分值得去观赏的银杏景观。据悉这里已经成为知名旅游景点,每年吸引着天南海北的游客来这里观赏美景。站在远处遥遥地望过去,一条漫长一眼望不到头的道路,路畔一棵一棵的银杏树林立,树木生长,枝杈在空中分开,随着高度上升,最后像一双双亲人的手,搭叠、交汇、拉扯到了一起,这拉扯,这牵手,成就了一处经典的美景,远望,形成一道天然的拱形大门。由近及远,道路绵延,时光蔓延,鲜艳的黄色在视野里漫漶,像油画一样挂在眼前,让你不由得产生一种置身时光隧道里舍不得回到凡俗人间的留恋。

  我们赶上了连续阴雨天气,没有看到晴暖阳光下的明艳景致,但也意外邂逅了另一种美。只见微雨中的叶片,似乎每一枚都含着别样的深情,每一片都承载着一种心绪,是对秋的眷恋,是对四方高朋的欢迎,更是捧出了所有的生命精华,在枯萎之前向世人展现出最为灿烂惊艳的美。

  不是一棵两棵,也不是十来棵,而是上万棵,无数棵,以近似奢侈的方式密集而繁茂地林立、陈列,是大片的银杏海,是看不到尽头的灿烂,是让人禁不住伸开双臂去深情拥抱却被大片金黄拥抱的美。

  漫步银杏时光隧道,让人有一种恍然穿越了时光的感觉,时光将一种美打磨到极致,又定格了,静静地呈现给前来观赏的眼睛,流淌进观景者的内心深处。除了赞叹,除了留恋,除了深深沉醉其中,我已经想不到还能做什么。

  姚庄村这个小小村庄,土地上生长着成千上万的银杏,从一个当初很普通的小村子,到一步步打造出今天这样的规模和气势,叫人不得不一遍遍赞叹、感慨和敬佩。

  还能做什么呢,除了深情地漫步,饥渴般观赏,摆出最美的姿势拍照,大口呼吸空气里清鲜的银杏叶香和微微泛臭的白果烂熟的果香,似乎再做什么都是多余的。地面上铺满了鲜艳的黄。空中高高低低繁密叠加的枝稍上挂满了点点滴滴细细碎碎的黄。所有的叶片都不甘落后,所有的叶片都在这个时间点把自己晕染成一抹黄。只为了赶上季节的脚步,只为了点染一幅巨画的美,牺牲了自己也心甘情愿。

  静静俯仰之间,满地鲜艳的黄叶正在一层一层叠加,还有慢悠悠飘荡空中落向地面的黄叶,还有挂在树梢正迅速集聚生命残留的能量,为最后的灿烂辉煌奉献所有生命残留的叶片。每一片叶子都是有灵魂的,都是活着的,在呼吸,在静默,在欢喜,在望着南来北往的游人,不言语,不喧闹,不骄傲,不颓废,绿过了就黄,黄透了就落,落地化泥,默默去拥抱脚下的土地……

  轻轻伸手摘一片,再摘一片,每一片都像一只张开翅膀的蝴蝶,无数只蝴蝶,被时光定格成舒展翅膀的姿态,然后心甘情愿挂在枝头,化作别人眼里的风景,从碧绿到金黄,到干枯,到化泥,把一种美,一种辉煌,一种灿烂,一种悲壮,演绎到了极致,诠释着一叶一世界的真谛。

  而为了一种树,一片叶,举办如此盛大的峰会,全国少见,邳州真正走在了前头。将银杏种植扩大到五十万亩之规模,集中连片区域三十万亩,这在全国更属少见。

  而我,为了一片叶,从内陆西海固辗转来到水域邳州,是缘分,是向往,更是珍惜,也将是怀念。

  4

  记得在活动现场,邳州媒体的记者朋友问我有什么想说的,我说愿邳州的银杏越来越好。

  只是简单一个好字,却蕴含了我内心所有的震撼和感动,真的再也找不出更好的言辞来表达这样的心情,那种朴实、淳厚中焕发的美好,那种平凡中孕育的热烈和希望,像火焰一样在我心里经久地燃烧,我觉得华丽的词章反倒是一种庸俗,只有一个好字,是我从心窝里掏出来的祈愿和祝福。

  此刻,时间流逝,那一季的落叶已成为记忆,那一趟邳州之行已经是去年的事,至今我留存的,除了大片金黄色的风景,还有几枚变成书签的银杏叶,几颗在时光隧道路畔捡拾的白果,还有在小萝卜头的故乡八路镇的稻田边折下的几束熟透的稻穗……看到它们我就怀念去年金秋的那场银杏之旅,那些在内心交织过的惊诧、震撼、感动和难忘,禁不住感慨,那是一片让人留恋的土地。

  还是那句话,祝愿邳州的银杏,越来越好。


 
发表评论】【打印新闻】【关闭窗口  
 邳州新闻网    中国邳州网    邳州文明网    江苏文明网    中国文明网    江苏省委宣传部    徐州市文联    江苏省文联    中国文联    邳州文艺    邳州文联    徐州网站建设   
通知公告 | 友情链接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管理登录 技术支持: 邳州慧网
copyright(c)2016:邳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中国·江苏省邳州市长江东路行政中心14号楼 电话:0516-86222728 邮箱:3988700@qq.com QQ:3988700 邮编:22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