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子奇​:追求温暖的人 划亮着诗歌的火柴 ​——读黄晓梦的诗集《握住阳光》_邳州原创_邳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_http://www.jspzwy.com
 
  阅读与欣赏
  邳州原创
  精品阅读
  视频欣赏
  文艺评论
 
喜讯:邳州画家颜培华作品入选江苏省国
热映电影《桂香街》导演是咱邳州人!曾
关于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摄影书
你准备好了吗?邳州市“践行‘三新’
关于举办“阔步新时代 唱响中国梦”庆
公示 | “银杏湖杯邳州美摄影大赛”
  您当前位置:邳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邳州原创
郝子奇​:追求温暖的人 划亮着诗歌的火柴 ​——读黄晓梦的诗集《握住阳光》

发布时间:2020/3/26  新闻类别:邳州原创 点击次数:162
追求温暖的人   划亮着诗歌的火柴

——读黄晓梦的诗集《握住阳光》
郝子奇

640.webp (14).jpg

     在寒冷的冬天,雪花飘着,孤独的女孩渴望着温暧,她划燃了要卖掉的火柴,微弱的光里,寻找着在天堂的奶奶的温暖的怀抱。安徒生的一则童话,让读过的人对温暧渴望有加。黄晓梦一定读过这篇难忘的童话,在纷乱的红尘,她更像那个无助的点燃火柴的孩子,她义无反顾地奔向温暧,有着夸父逐日的勇气,但有着女孩特有的胆怯和内敛,仿佛那个在大雪纷飞的城市出售温暧的孩子,用自已火热的心,划亮着诗歌的火柴,点亮毫无表情的文字,让这些文字温暧起来,给自己取暧,也结这个世界以温暧。这是黄晓梦诗歌带我的感觉。
 
率真   在简约的文字中释放温暖的情怀
 
妈妈
每当我看到
白发如雪、佝偻着背的老妇人
我都想抱住她
喊妈妈
 
妈妈
每次回家
看到锈迹斑斑的锁
我一遍一遍地抚摸
和你的手指相握
带着你的手温
走进屋里
抚摸碗碟,抚摸你的衣服
妈妈
只要你用过的东西
我都一遍一遍地抚摸
 
当我们读到这样的诗句而感动的时候,诗人率真的表达已经达到了诗歌的效果。这是黄晓梦在《妈妈  我想你》中的诗句,诗人有大量的诗都是写对父母的追忆,都是让温暧的情怀散发在纯粹的文字上,让率真的表达止住了累赘的和不着边际的表述,甚至放弃了技巧,呈献了晓梦率真的写诗状态。
率真是可贵的品质,做人如是,作诗亦如是。在当下的诗歌创作中,流派众多,精彩纷呈,更多的人趋向热衷于技巧的运用和炫耀,很多诗人,不是在写诗,而是在炫技。诗歌创作是需要技巧的,但更需要创作的初心,更需要创作的情怀,太过世故的表达,太过技巧的呈能,诗人成为堆砌文字的工匠,这种炫技式创作,让诗歌不断流失着灵魂,只剩下支离破碎的空架,不断丧失着文字的本真。
所以,在尘世中,人们都乐于世故,热于圆滑,率真越来越显得重要和可贵。黄晓梦的诗歌创作中对这种率真的坚守,让人突然有久违的感觉。她守着天生的那份诗性,似乎她不管诗歌本身之外的那些附加的热闹,虽然这些东西可能能使诗歌显得成熟,被很多人顶礼膜拜,但是她致力于自己的坚守,更纯粹地率真着。她的诗,大都没有过多的粉饰和炫耀,而是真诚地亮出自己的情怀,这情怀很自然地从她的笔下散发开来,婉如清水芙蓉,蓝天白云,真实,真切。一片夜色,一缕清风,一棵小草,一朵白云,一丝爱情的萌动,一颗心的不安,一份怀念的伤感……她不去过多地附加,而是有点直白地表达着她的感觉。
她写月亮,“月亮把头颅,伸进了所有的窗户。”
她写到两个人一起时自己的感觉。“摇曳的灯光幻成莲,从吊顶下面一朵朵扑出,攥在掌心里的莲子已悄然发芽。”
她写失去亲人的孤伤:
回家了
坐在动车上
一阵欣喜
 
忽然想到
妈妈已经走了
我已成了无家可归的小孩
 
我仍要回去
上课、备课、开会
洗衣、煮米、炒菜
 
再见
普者黑
我仍是无家可归的小孩   《再见,普者黑》
故乡还在,亲人已不在。母亲在,故乡是温暖的归宿。母亲不在,故乡只剩温暖的回忆和失落。一个人走向故乡的时候,无法见到日夜思念的亲人了,这是怎样的悲痛,又有多少的文字能载得动,诗人不说,不去写满眼的泪水,这时候所有的炫技都是苍白的。“我仍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孩。”多么率直的直白,让亲情在文字鲜活起来。这纯粹的表达,胜过多少恣意的抒情和刻意的附如。这其实是诗歌本真的所在,遗憾的是很多的人已经不屑这样的写作,仿佛只有世故老道地写作,才显出自己的成熟。其实,成熟恰恰让我们失去了初的美好。
 
干净   在生活的局限里生长辽阔的慈悲
 
物质化的时代,物质风暴对灵魂巨大的挤压,烦燥、不安、冷酷、无情、挣扎、虚荣、自私……在构造着尘世的生活。无形的物质之手像掠过天空的乌云,巨大的投影无不在人们疲惫地奔波中投下黑,这是现实。这不可避免地影响到文学创作,大量的作品,无不散发着这种不安和烦躁,甚至堕落的口语和肮脏的喧泻。时代呼喊着精神的拯救。文学除了反映这个时代的状态,也担当着精神的导向和救赎,这样的文字,需要有普世的情怀,需要干净的取向和表达。特别是许多人热衷于哗众取宠炫耀的时候,安静地吹去文字上附加的尘埃,还原干净的本质,让细小的干净的文字散发出慈悲,是难得的一种坚守!
黄晓梦的诗歌中,几乎读不到物质对她的挤压。她诗歌中的意境、词语都干干净净,非常唯美。与人无争。与事无争。只干干净净地写诗,始终保持着自己写诗的初衷。
她写母亲对女儿的守望,“后,母亲化为,一抔隆起的黄土,
依然在守望。”
她写对母亲的思念。“不知觉,我已站成一帧夜色,空中挂满我的泪滴。夜色一低再低,低到每一棵树,每一片叶上,在朔风中不住地发抖。”
   在湖边,诗人写道:“一阵阵风吹过,不断搬运我内心的躁动。后,我也成了湖,与湖私语”
诗人所写的大都是山水、亲情、爱情、友情,就诗歌对世界和生活的呈现来说,有着一定的局限,这与诗人的经历和对生活的截取有关,更重要的是,也许诗人更倾向于生活中美好的截取,而避开那些丑陋的事物,并非没有勇气,而是渴望着更加美好。这样的局限,可能使诗歌的宽度受限,并不影响诗歌承载的高度和糈神的向度。可以看到,黄晓梦在有限的生活断面里,一直努力地辽阔着自己的慈悲。这样的慈悲,带着女性特有个性,有少女的单纯,也有母性的温和,从小我中生长着,成为大爱。
 
菊花、桂花、芙蓉花
一朵朵地开
连成一片秋天
 
我披着夕辉
握住这温馨的时光
看见岁月无恙,安详
 
夕阳缓缓地从树丛隐匿
冷月悄悄地升起
我裹紧衣裳回家
拧开温暖的灯光
想起董存瑞、黄继光、王杰
……
他们在墓园里冷么
我用掌心的温度贴紧他们的名字
不断地把画好的“十”字
挂到星星上
让英雄感受岁月无恙、安详   《秋  天》
这是对整个社会精神缺失的深度表达。当诗人写下这样诗句的时候,已经从细碎的生活中,突破了自身的局限,加大了诗歌对社会的表达能力,为自己进一步的提升展开了可能,非常值得期许。
 
古典  在传统的复活中努力自我的追求
 
像保持干净的表达一样,黄晓梦的诗歌中,偏重于古典的复活。这在口语泛滥、分行随意的创作当下,非常难得。诗歌作为中华民族早的文学样式,数千年来,高峰迭起,传承永续,它强大的高度和力度,令现代的我们仍难以企及,新诗百年,我们在创新的同时,如何面对古典的伟大,如何在古典传承中使诗歌的民族性表达血脉永续,如何在吸收世界诗歌文化中不失民族的独立特色,不简单模仿,而把诗歌的创新和发展植入民族语言的泥土让其蓬勃,这是诗歌创作需要重新审视的问题。
黄晓梦的诗歌,从语言、意境、节奏和诗意的把握上,都带着古典的昧道,即使一些现代化的生活、科技、产品和工具,也并没有被现代式展示,而是以一种古典的淡然的表达所忽略着,或者抵制着,或许诗人更愿意在古典的留恋和氛围中,审视当下的生活,用古典的优雅关照当下的浮躁,用古典的安静平复当下的不安,在看似陈旧的词语中,有着让人迷恋的温度和亲切感。
诗人想象中的爱情是古典的。“待我长发及腰,君牵我手可否,
共煮岁月流年。”
诗人笔下的荷是古典的。
“灼灼的花
田田的叶
袅娜、娉婷
仿佛诗经里的淑女
 
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
莲蓬里躺着他们爱的种子”
诗人眼中的淇水是古典的。“氓,我用一朵花开的时间爱上你,用写一首诗的时光和你恩断义绝!
氓,我及笄之龄,放下矜持,与你牵手,不惧贫寒,从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开始经营我们的春天与浪漫,蓝天是我的衣裳,淇水是我的镜子,云朵是我的发簪,到了夜晚与你西窗共剪,秉烛夜谈。”《在淇水,我与氓道别》
诗人眼中的茶是古典的。“我品了谷雨茶,听见风吹过修竹的声音,随风摇曳的叶子,像一只只专情的蝴蝶翩翩舞动,亦在等待你的到来。等你,在谷雨茶叙,与你清欢。”《等你,在谷雨茶叙》
诗人笔下的生活,似乎都是在古典的生活状态,这里没有现实的挤压,没有邪恶,没有肮脏的交易,有的只是美好的追忆,美好的向往,美好的过程。这更像诗人精神上的世界,纯粹的诗的世界,她将自己放在这样的世界里,安然,安心,安静,努力排斥着尘世的干扰和侵蚀,使自已的追求更加的超然和高尚。这样努力建造的城堡,仿佛只生活着童话,在当下,能够保留着这份美好,也令人惊叹和向往。
 
红尘喧嚣。苍生匆忙。在当下,能够坚守住自己的选择,古典地纯粹地干净地义无反顾地行走在孤独的诗歌途中,需要勇气,也需要力量。从诗歌对生活对历史呈献的广度和高度上,黄晓梦的诗歌还需淬打,但她以自己的倾向坚守着诗歌的努力和品质,非常可贵。近期又读到黄晓梦新写的许多诗歌,在诗歌对生活的展现、切入和思考方面,在诗歌语言的丰富性和组织力上,都有很大的突破。这非常可喜。
黄晓梦诗集《握住阳光》已经出版发行。她是一个握着阳光的人,一直走在向往温暧的路上,她划亮着一根又一根诗歌的火柴,温暖着自已,也温暧着行走的世界。祝福她在诗歌的路上走得更远,走得更好。
 
写于2020年2月1日

郝子奇,男,汉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河南散文诗学会副会长。鹤壁市作家协会主席。河南第二届十佳诗人。作品散见全国报刊,入选《中国散文诗90年》《60年散文诗精选》《河是时间的故乡》《中国当代优秀散文诗精选》《中国当代爱情散文诗精选》《中学生读物千字散文选》《读者》多家出版社年度诗歌年度散文诗等选本,多次获奖。出版散文诗集《寂寞的风景》、《悲情城市》、《河南散文诗九家》(合著),诗歌集《星空下的男人》。

 


 
发表评论】【打印新闻】【关闭窗口  
 邳州新闻网    中国邳州网    邳州文明网    江苏文明网    中国文明网    江苏省委宣传部    徐州市文联    江苏省文联    中国文联    邳州文艺    邳州文联    徐州网站建设   
通知公告 | 友情链接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管理登录 技术支持: 邳州慧网
copyright(c)2016:邳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中国·江苏省邳州市长江东路行政中心14号楼 电话:0516-86222728 邮箱:3988700@qq.com QQ:3988700 邮编:22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