邳州史考:败马号鸣向天悲——僧格林沁驻扎猫儿窝_邳州史话_邳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_http://www.jspzwy.com
 
  邳州人文
  邳州史话
  历史名人
  民间传说
  文化遗产
  名家话邳州
 
喜讯:邳州画家颜培华作品入选江苏省国
热映电影《桂香街》导演是咱邳州人!曾
关于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摄影书
你准备好了吗?邳州市“践行‘三新’
关于举办“阔步新时代 唱响中国梦”庆
公示 | “银杏湖杯邳州美摄影大赛”
  您当前位置:邳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邳州史话
邳州史考:败马号鸣向天悲——僧格林沁驻扎猫儿窝

发布时间:2020/8/18  新闻类别:邳州史话 点击次数:61

  无产阶级革命导师马克思专门撰文赞扬中国人民反侵略战争,指挥这场战斗的就是曾来邳州镇压捻军的僧格林沁,这个复杂的历史人物,双手沾满了各族人民的鲜血,但当祖国遭到侵略却能够奋起反抗,还有值得称赞的一面。

  僧格林沁(1811—1865),成吉思汗的胞弟哈撒尔的第26代孙。出生在哈日额日格苏木百兴图嘎查普通台吉家庭。幼年,僧格林沁因家境贫寒,曾随父亲布和德力格尔为富人放牧。12岁时被送到昌图老城文昌宫读书。道光五年(1825年),僧格林沁被选定为索特纳木多布斋郡王嗣子,承袭科尔沁左翼后旗扎萨克郡王。道光三十年,道光皇帝嘉奖僧格林沁清除匪患之功,赏四团正龙补服并准予穿用。道光皇帝驾崩时,僧格林沁为顾命大臣之一。

  双手沾满鲜血

  咸丰元年(1851年),僧格林沁任御前大臣,署銮仪卫事。曾请旨出兵镇压科尔沁左翼后旗佃农抗租斗争。咸丰二年,上书逮捕佃农抗租领头人吴宝泰等下狱。主持道光帝梓宫迁葬,恭谨从事,赏加三级。咸丰三年五月,受命督办京城巡防,任参赞大臣。此时,太平天国已定都天京,并派兵北伐。僧格林沁受命统领健锐营、外火器营、两翼前锋营、八旗护军营、巡捕五营及察哈尔各官兵,并哲里木、卓索图、昭乌达蒙古诸王劲旅出京。到紫荆关设防。十月,在天津南王庆坨与太平天国北伐军开战。使北伐军损失惨重,退到连镇一带。咸丰帝赐僧格林沁“博多罗巴图鲁”称号。咸丰四年,又在连镇大败北伐军,擒杀太平天国北伐军主将林凤祥、李开芳,咸丰五年正月,咸丰帝加封为博多勒噶台亲王,赏朝珠一盘、四团龙补褂一件。四月,诏世袭罔替,俸银加倍。咸丰七年五月,命僧格林沁署镶红旗汉军都统。僧格林沁虽然出身贫寒,蒙古贵族的本性决定他的本质。一开始就双手沾满了各族人民的鲜血,在镇压太平天国北伐军中为清廷立下了汗马功劳。

  反击侵略有功

  咸丰八年,清廷主和派与英国代表签署《天津条约》。僧格林沁得知后,向咸丰帝奏请,坚决要求撤回谈判代表,主张调用全国之兵员,倾全国之粮食。整顿军队,把外国侵略者赶出去。但因主和派占上风,他的意见未被采纳。咸丰九年,咸丰帝命僧格林沁至天津督办大沽口和京东防务。僧格林沁积极筹建大沽海口和双港的防御工事,整肃军队,做好反侵略的各项准备。1859年6月17日,英法联军舰队在侵华英军海军司令贺伯少将率领下到达大沽口外进行武装挑衅活动。25日黎明,英、法侵略军向大沽口发起攻击。贺伯亲率联军舰艇12艘(英国浅水蒸汽炮舰11艘,法国浅水蒸汽炮舰1艘),从拦江沙向海口开进。英法新任驻华公使普鲁士、布尔布隆率领所谓换约舰队从上海沿水路北上。舰队由一艘巡洋舰和13只炮艇组成,行至天津大沽口时,不听中国军队的劝阻和警告,明目张胆地闯入大沽口,激起中国官兵的极大愤慨,僧格林沁下达坚决反击入侵者的战斗命令,督军力战。

  守卫炮台的清军将士开始猛烈射击,利用敌舰受阻于水中障碍的有利时机,充分发扬火力,击伤多艘联军军舰,贺布本人也负了伤。到下午4时,包括旗舰在内的4艘联军军舰被击沉,其余参战的军舰也全部被击伤。联军见势不妙,遂竖起白旗诈降,一旁的美国舰队司令达底那海军准将也急忙率舰队支援英法联军,经调整部署后,继续向炮台攻击。下午5时,身负重伤的贺伯下达登陆命令。英法海军陆战队千余人在英军勒蒙上校指挥下,分乘帆船、舢板20余只,利用舰炮火力作掩护,向海口南岸强行登陆,企图先夺取南岸3座炮台。侵略军登陆后,一方面遭到炮台炮火杀伤,另一方面道路泥泞很难前进,同时遭到守军和由新河前来增援的满蒙骑兵的阻击,被迫后撤。是夜,英法联军又继续进攻,清军在火弹照明下,英勇抗击又给敌以重大杀伤。激战一昼夜,联军遭到彻底失败,残敌一直溃逃到杭州湾。此次战役中击沉敌舰4艘、重创6艘(完全失去战斗力)、俘虏2艘,毙伤英军578人(一说446人)、法军14人,俘虏英美士兵各1人,英侵华舰队司令贺伯受重伤。清军阵亡38人,直隶提督史荣椿、大沽协副将龙汝元在战斗中壮烈殉国。。这次大沽口保卫战,是自1840年西方列强入侵以来中国军队抵抗外国入侵所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在近代民族反抗侵略历史篇章上书写下浓墨重彩的一页。清廷对僧格林沁和有功将士大加奖赏。无产阶级革命导师马克思对此事给予充分关注与肯定,马克思在1859年9月发表了《新的对华战争》一文,在揭露英国资产阶级侵略行径的同时,坚定地支持中国军队的正义行动,并歌颂了中国当局的胜利。他写道:

  “6月25日,英国人企图强行进入白河时,约有两万蒙古军队做后盾的大沽炮台除去伪装,向英国舰队进行猛烈的轰击,陆战水战,同时并进,结果进攻者完全失败。远征队只得退却,并且在战斗中损失三艘英国战舰:‘海鹭鸶号’、‘破风号’和‘呼潮鸟号’,英军方面死伤四百六十四人,而参加作战的六十个法国人当中,则死伤十四人。英国军官死五人,伤二十三人,甚至海军司令贺布也受了伤。”

  “这个事实就是:中国当局曾经声明愿意护送英法公使进京;而且中国官员们的确在白河的一个河口等候他们,并且只要他们同意离开他们的兵舰和军队,就给他们派一支卫队。既然《天津条约》中并无条文赋予英国人和法国人以派遣舰队驶入白河的权力,那么非常明显,破坏条约的不是中国人而是英国人,而且,英国人预先就决意要在规定的交换批准书日期以前向中国寻衅了。”

  “即使天津条约规定允许英国公使立即前往北京,中国政府反抗英国舰队强行驶入白河,是否就破坏了这个用海盗式的战争逼迫中国政府接受的条约呢?中国当局反对的不是英国外交使节前往北京,而是英国军舰沿白河上驶。难道法国公使留驻伦敦的权利,就能赋予法国公使以率领法国远征队强行侵入泰晤士河的权利吗?即使中国人应该让英国和平的公使前往北京,那么中国人抵抗英国人的武装远征队,毫无疑义地也是有理的。中国人这种行动,并没有破坏条约,而只是挫败了英国人的入侵。”

  死得窝囊

  咸丰十年,英法联军攻入天津,僧格林沁兵败退驻通州。咸丰帝下令拔去僧格林沁三眼花翎,削去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镶蓝旗满洲都统职。继而再战,又败于张家港、八里桥,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圆明园被毁。主和派大臣埋怨僧格林沁触怒了洋人。咸丰帝革去僧格林沁郡王爵仍留钦差大臣职。九月,直隶、山东及河间府一带捻军四起。清廷恢复僧格林沁郡王爵,命其率一万余清军赴山东与捻军作战。同治元年,赏还博多勒噶台亲王爵,不久诏世袭罔替。朝廷授权僧格林沁节制调遣直、鲁、豫、鄂、皖五省兵马。僧格林沁率蒙古骑兵和五省提供的兵力多次打败捻军,在鄂东霍山黑石流收降捻军十几万人,并打散十几万人,清军也损失惨重。

  1864年12月初,僧格林沁在湖北枣阳攻击捻军,先后被赖文光、张宗禹所领导的捻军在湖北襄阳、河南邓州、鲁山三次打败。僧格林沁几乎被打死。僧格林沁为了报仇,气急败坏,紧追不放。捻军决定打运动仗,拖住僧格林沁不放,消耗其有生力量。清军从豫西、豫中、豫东、豫南,一直追到山东,行程数千里,所部被拖得精疲力竭,“将士死亡者数百,军中多怨言”。双方在鲁西、鲁南周旋近一个月,进入苏北,经赣榆、海州、沭阳入邳州。僧格林沁军驻猫儿窝,捻军驻滩上。双方沿运河作攻防游戏。1865年5月3日,又由邳州返回郯城,西走峄县,5月17日,僧格林沁率军追至菏泽高楼寨之南的解元集地区。捻军派出少数部队迎战,诱使僧军向高楼寨地区深入。18日中午,僧军进至高楼寨,埋伏在高楼寨以北村庄、河堰、柳林中的捻军一齐出击。僧格林沁分兵三路:翼长诺林丕勒、副都统托伦布等率左翼马队,总兵陈国瑞、何建鳌各领本部步队为西路;副都统成保、乌尔图那逊等领右翼马队,总兵郭宝昌率本部步队为东路;副都统常星阿、温德勒克西等各领马队为中路。捻军也分三路迎战,西路鏖战二小时左右,捻军稍却。适巧中路捻军已击溃常星阿部,便支援西路捻军发起反击,将西路清军歼灭。与此同时,东路捻军也已将敌军击溃。在后督队的僧格林沁只得率残部退入高楼寨南面的一个荒圩,捻军乘胜追击,将该圩团团包围,并在圩外挖掘长壕,防止敌人突围。当夜三更,僧格林沁率少数随从冒死突围,当逃至菏泽西北7.5公里的吴家店时,被捻军中一个不满16岁少年张皮绠砍死在麦田。这一仗,捻军全歼僧格林沁以下7000余人,取得重大胜利。

  邳州留痕

  僧格林沁在邳州镇压捻时军进驻猫儿窝,我幼时尚常听老年人讲起此事,年长者依稀能够道出“鞑子”(清军)马队凶猛,杀人如麻。“长毛”(捻军)打了就跑,活活把“鞑子”拖死了。更有人说:僧王(僧格林沁)是老鼠精,到猫儿窝住下来后,问:“这是什么地方?”人告诉他是猫儿窝,僧王说:我命休矣。于是向西北跑去,“长毛”紧追不放,在曹州把僧王打死了。其实,这都是附会,僧格林沁属相也不是老鼠。可能是当时民间广泛称太平军、捻军为“长毛”,邳州又是捻军活动的主要地区,僧格林沁又进驻猫儿窝,在众多“猫(毛)儿面前,僧格林沁这个老鼠只有死的份了。邳州各地多有捻军活动,猫儿窝更是捻军的大本营,民心是倾向捻军的。但有一件事倒是事实,僧格林沁带蒙古骑兵进驻猫儿窝,早晨起来,见一士兵和卖面条的妇女吵架,问是什么事。原来卖面条妇女说,当兵的吃她三碗面条,士兵只承认吃两碗。僧格林沁教人把士兵抓起,用井凉水一激,一刀杀死,剖开肠胃,量出三碗面条。说了一声:你死的不亏,扬长而去。虽然治军严格,但也过分残忍。

  其实,邳州是僧格林沁的滑铁卢,邳州水网纵横,黄河、运河、沂水、武水、泗水、泇水交叉,是不利僧格林沁的骑兵。捻军灵活出击,多次击溃清军,消灭清军有生力量。僧格林沁自己也被拖得“寝食俱废,恒解鞍小憩道左,引火酒两巨觥,辄上马逐敌”。清廷曾告诫他不能一意跟追,但刚愎自用的僧格林沁恼羞成怒,一意孤行,仍穷追不舍,后乖乖地钻进捻军在菏泽高楼寨的伏击圈。僧军已被捻军拖得极度疲惫,僧格林沁几十天不离马鞍,疲劳得连马缰都拿不住,只得用布带拴在肩上驭马。僧格林沁一死,清廷从此丧失了满蒙八旗的劲旅,标志着满蒙八旗军后退出了历史舞台。离敲响清王朝的丧钟不远了。


 
发表评论】【打印新闻】【关闭窗口  
 邳州新闻网    中国邳州网    邳州文明网    江苏文明网    中国文明网    江苏省委宣传部    徐州市文联    江苏省文联    中国文联    邳州文艺    邳州文联    徐州网站建设   
通知公告 | 友情链接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管理登录 技术支持: 邳州慧网
copyright(c)2016:邳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中国·江苏省邳州市长江东路行政中心14号楼 电话:0516-86222728 邮箱:3988700@qq.com QQ:3988700 邮编:22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