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一同与咸丰本《邳州志》_邳州史话_邳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_http://www.jspzwy.com
 
  邳州人文
  邳州史话
  历史名人
  民间传说
  文化遗产
  名家话邳州
 
关于印发市委第三巡察组《关于巡察市文
喜讯:邳州画家颜培华作品入选江苏省国
热映电影《桂香街》导演是咱邳州人!曾
关于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摄影书
你准备好了吗?邳州市“践行‘三新’
关于举办“阔步新时代 唱响中国梦”庆
  您当前位置:邳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邳州史话
鲁一同与咸丰本《邳州志》

发布时间:2021/4/15  新闻类别:邳州史话 点击次数:123

  在悠悠的历史长河中,千百年来中华民族运用编修地方志的传统形式,世代相承地记载着神州大地发展变化的历程,为国家、地区、部门和各项社会事业延伸着自身的轨迹,也为炎黄子孙留下了受用不尽的精神财富。邳州历史悠久,修志事业源远流长,代有相继,且有声震全国之作。可惜中古以来,邳州饱受北水黄患浸涤,州城屡圮,典籍轶失,故邳州地方志书,明代以前今均无存,州志起源也无可考。明代嘉靖十六年(1537)杨辅主纂《邳州志》是目前世存早的邳州地方志书。讫至1995年新编《邳县志》问世,其间四百多年,共编修出版(现存)州(县)志7部,乡(镇)志、部门志、专业志20余部(植物志2部)。这在同期一县级志书中为数还是比较多的。在这些志书中,要数咸丰元年(1581年)董用威、马轶群主修,鲁一同纂修的《邳州志》影响大,她刚一问世就得到曾国藩的首肯和赞誉,曾在同治五年正月二十四日的家信中写道:“吾友有山阳鲁一同通甫,所撰《邳州志》、,《清河县志》即为近日志书之善者。”他嘱咐其子曾纪泽仿此样式,效此体例,编修一部家乡志书《湘乡县志,》(《曾文正公家书》)。咸丰本《邳州志》由于得到曾氏的推崇,被方志界誉为“志家法程”,“邳州信史”,一时间几乎成为一部声震全国的邳州地方志书。

  鲁一同(1805~~1863年),字兰岑,又字通甫,山阳县(今淮安市淮安区)籍,世居邻县安东县(今淮安市涟水县)。一同成年时,随其父鲁长太移居清河县(今淮安市区)。一同生而颖悟,受其以书画闻名于世之父的熏染,六岁通古音,少年时就很会写文章。道光十五年(1835年)中举,此后屡次会试不第。一次一起参加会试的蔡姓举人揖问姓名,闻之大惊曰:“吾少时读先生文,尝恨古人不可复见,乃今先生故在也!”立尊一同为师。

  一同还工诗善画。建宁张际亮在清道光时以诗名闻全国,时称“小太白”,读一同古诗行,自认不及。清末目空一代的李慈铭读一同诗后,称赞说:“通甫诗气象雄阔,浩荡之势,独往独来,传之将来,足当诗史。”当代著名学者钱仲联也赞一同鸦片战争时期的《三公篇》、《重有感》等爱国诗篇“魄力沉雄,苍凉盘郁”,认为:“在道光年代,他是江苏诗坛杰出的一人。”

  一同是晚清古文辞家,一生著述颇丰,其中有《通甫类稿》四卷、《右军(王羲之)年谱》二卷、《白耷山人(闫尔梅)年谱》一卷、《邳州志》、《清河县志》等10余种著述及《鸡》、《梅》等画作流传于世。

  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末,一同“游彭城道止于下邳”,听到“有缙绅先生五六人语及”因邳州志书失修一事,“乃喟然而叹。”一同听到他们议论后,未加深究而避席离去。次年夏,“一同自京师南归,同年生董君(用威)乃具书币礼甚恭”,聘其修志。一同未辞重托,随即“发箧陈书,上下十九代之史,旁及《通典》、《通鉴》、《通考》、山经、地志、官书、吏牍、世家谱牒、金石文字之类,反复研索,证之以旧志、府志、淮安旧志七八家,参以己意,断为一书。”志未成,董即御职离任,由马轶群接任邳州踵其事。志书纂写工作“肇始于道光三十年(1850年)七月初吉,成书于咸丰元年十月晦,凡十七阅月”,可以说纂刻还是比较快的。帮助鲁一同做采访、抄录等下手杂务和部分文字整理工作的有州人吴瑗、卢锡宇及巩嘉玉等人,其中以巩嘉玉为。巩嘉玉,字兰生,邳州炮车巩口村人.,自幼博学,诗文惧佳,三十岁选优贡生,授候补教谕,荐加同知衔。鲁一同纂成《邳州志》后,刊资不足,巩乃倾家资过半,捐刻刊行,并参与部分文字整理工作。因积劳成疾,于同治五年(1865年)病逝,享年70岁。在这里特记片言,以彰义举。

  咸丰本《邳州志》共20卷,凡16万余字。卷首即叙目,卷之一疆域,卷之二沿革,卷之三建置,卷之四山川,卷之五至卷之六民赋,卷之七学校,卷之八军政,卷之九至卷之十二官师,卷之十三至卷之十五人物,卷之十六至卷之十八列女,卷之十九古迹,卷之二十杂记,卷末为后序。

  咸丰本《邳州志》作为名志,除因受曾国藩之推崇及后来一些人的附议褒扬等因素外,笔者认为,咸丰本《邳州志》从纲目体式、内容资料、地方特色到语言文字等方面的记述特色都是极其鲜明的。首先,咸丰本《邳州志》符合旧志体式中的分纲列目体。咸丰本《邳州志》把要记述的内容按门类分卷,门下再分细目,即分门别类。这样做既可保证记述内容的全面,又利于资料的搜集整理及分类。其次,咸丰本《邳州志》资料比较丰富翔实。鲁氏重视记述内容,广集参考资料,对有关条目内容一一予以考证,引据皆注明出处,可以说,在态度和方法上是认真审慎的。第三,咸丰本《邳州志》对邳州地方特色的记述,也是非常鲜明的。长久以来,邳州饱受山东客水荡涤,加之黄患漫浸,水旱等灾害频仍,民不聊生,苦不堪言。为求生存,州人浚河筑霸,抵御水灾,其手段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对这些悲壮的历史事实,曾氏在记述中,除专设水旱、运道河防等卷目外,还在文字上浓墨重彩,巨细记述,比较充分的彰显了当时邳州地方特色。第四,咸丰本《邳州志》语言较简洁,行文较流畅。鲁氏作为一个颇具才气的古文辞家,在志文中充分显现了言简意赅,真正达到了“笔不繁而义无剩”的程度。与之相反,咸丰本《邳州志》在记述内容上,仍囿于旧志的记述范围,而未能超脱。比如对列女的记述,不仅篇幅较大,专列三卷,而且在内容上大肆渲染女子贞烈;再如,“述而不议”是以往志书编写应遵循的传统原则。只是近年来,这一原则被方志界发展为“述而可议”,或“述而略议”,但议要准、要精。咸丰本《邳州志》的编写处于必须遵循“述而不议”原则的年代,而鲁氏大胆地突破这一禁区,对某些问题敢于表明观点,发挥议论。其做法,在当今看来是应受到肯定的。但鲁氏的某些观点,却带有鲜明的历史局限性。这些不足之处都有损志书成色。

  主纂地方志书,一般由本乡本土人操守,因为他(她)生于斯长于斯,了解或便于了解实情。而咸丰本《邳州志》却恭聘一个外乡人为之,这不能不说是一大特色。咸丰本《邳州志》出于鲁一同手笔,亦可以看作是他的私著。作为一位世居邳州境外的他乡人,能着手编纂异乡的志书,其中的缘由不禁令人联想到,时任邳州地方长官、咸丰本《邳州志》主修董用威。董乃河北宛平人,咸丰二十五年始任邳州首官。他在任前后五年,比较了解熟悉邳州境况,且对邳州有一定的感情,他尝“叹曰:吾爱乐邳人也!”;其待人处世“和易有理”,任内政通人和,民风清正,地方绅士“乐成事而少议论。”在此良好的社会环境和人脉氛围下,久已把修志视作地方官吏份内职责、并“尝慨州志未善”的董用威,自然意欲编修一部州志,“以成一方之书。”鉴于当时鲁一同的才气名声,加之董、鲁二人同年生等关系,董聘鲁主纂《邳州志》,也就属正常的事情了。况且,外乡人能回避与地方势力的瓜葛和对地方观念的偏倚,易排除干扰,秉笔直书,客观记述,对保证志书质量还是有益的。


 
发表评论】【打印新闻】【关闭窗口  
通知公告 | 友情链接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管理登录 技术支持: 邳州慧网
copyright(c)2016:邳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中国·江苏省邳州市长江东路行政中心14号楼 电话:0516-86222728 邮箱:3988700@qq.com QQ:3988700 邮编:221300